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舸争流

青春是一场勤奋的较量201202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诗如是读(一)  

2013-04-21 19:03:59|  分类: 教师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一蓑烟雨任平生

南方春早,不经意间,绿意悄然挂满林梢。冬日累积的蓬勃生气,直如压抑不住,才欲喷薄而出,但又怕吹皱春日初开的笑脸,惊扰这早春曼妙的协韵,于是强力隐忍,徐徐而发。天空浸染了这气息,顿时清空如洗,洁净无伦,衬得太阳氤氤氲氲,平添了几丝暖意。  

玄裳素衣,撑一只竹杖,踏两只芒鞋,潇潇洒洒,无拘无束,徐行于天地之间,漫步于幽寂的林间小道,呼吸自然清气,尽吐胸中浊气,顿觉两袖轻盈,真如闲群野鹤,飘然若仙。恍惚间,似乎自己变为游赤壁时所遇那只鹤,翅如车轮,戛然长鸣,闭目冥想,真如庄生梦蝶,己耶?鹤耶?挥手间,似觉胁下生翅,几欲乘风归去。

几片细脆的清响,惊碎了我的冥思,那是初绽的绿叶,在欢呼造物主的青睐。随着树林间的奏鸣,身上的蓑衣也在迎风而歌,似乎有了用武之乐,难道这就是你——蓑衣的宿命?闲置无多时,你难道也耐不住被冷落的寂寞?

不多时,果有细雨自天而降,抬望眼,鬓间沾染几点凉意,隐隐一丝苦涩,大约是早生白发的清泪吧?晴朗的天宇此刻却编织着农夫的喜悦,天地在此刻交融缱绻,催生出几多诗韵。

同行的小仆竟忘记我的存在,携带雨具,仓皇消失在远方的烟雨苍茫中。

几个同伴也收起了方才的清谈,从江山风月陶醉中挣脱,风中抛下一句建议,竟也不成体统的快步前行。

只我一人,独自承受着席卷而来的迷蒙。刚刚畅饮农家所酿米酒,独自又在品尝这春酿的美酒。微微仍有几分酒意,索性抛开一切,将身体推给天地,留灵魂自我欣赏。

这点小雨哪能淋湿我炽热的胸膛,三年前的那场风雨,才让人心惊胆战。乌台的阴森牢房里,我饱受拷掠,遍体鳞伤,窗外是缠绵的秋雨,悲鸣的秋风,幸好还有这灵魂相伴。一切仿佛还在眼前,一百多个日夜,残灯如豆,长夜为伴。还清晰记得那句从心里吟出的绝命诗:是处青山可埋骨,他年夜雨独伤神。

三载春秋倏然而度,这黄冈的青山绿水,滋养着我的受伤的襟怀,清风明月,洗涤了我内心的阴霾。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回想那段风雨如晦的往事,看看今天,我依然潇洒地御风而行,我也应该知足了,我还奢求什么,我还惧怕什么呢?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我心空对月,现在的我,天高云淡,羡煞南归雁。以万物为侣,以天地为伴,枕江流,啸清风,饮仙露,悠悠然忘老之将至,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

神思正悠,雨已停。继来的风带着料峭春寒,不觉打了几个寒战。日将暮,路尚远,脚下泥泞难行,气力消耗殆尽,只想找个地方稍事休息。远方一片松林,郁郁苍苍,青翠间透着几分禅意,在那小憩可好?无奈脚重路滑急切难行,正尴尬间,不觉顿悟:何处歇不得也?随如困龙入海,醍醐灌顶,洒然解脱。因坦然席路边石而坐,落日如知己老友,向我投出柔和的问候,孤独之意顿消,正欲答谢。不料暮色却张开骇人的大口,逐步吞噬斜倚的夕阳,享受着这每日的晚餐。

回首望望自己刚走过的风雨路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雨洗平了方才的足迹,冲刷了世间的污秽,一尘不染,似非凡世。大自然收起了自己的阴晴风雨,一如太初之际,无声无臭,无色无相,无喜无悲,绚烂归于平淡,正像我的书法,我书意造本无法,点画信手烦推求,自自然然,无忧无惧,这才是世之常理。

归去来兮,大江之畔,乃我雪堂,背依青山,前临碧水,掬一捧长江水,品出家乡的味道。何必还乡,心安乐处即故乡,况且故乡之水不是天天萦绕在我身边?

且随我一蓑烟雨任平生吧。

 

注:诗歌的魅力宛若经年酒酿,愈陈愈香,从亘古奔来,泽及后世。现代社会尽管喧嚣,我们应该继承这优雅的传统,将诗歌内化为自己的积淀,进而融入自身,让诗歌在血液中流淌。因此,换一种读法,变一个角度,以写品读,体验诗的意境,从而诗意地存在于纷扰的社会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胡天佑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定风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苏 轼

       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。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狈,余独不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已而遂晴,故作此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