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舸争流

青春是一场勤奋的较量201202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红楼,品人性,悟写作  

2014-12-29 15:32:57|  分类: 教师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读红楼,品人性,悟写作

胡天佑

说来惭愧,读《红楼梦》很多年了,相关的评论、书籍、文章也读了不少,但真要来写点感悟,实在是无从下手。《红楼梦》融儒释道为一身,集诸子百家之长,如同汪洋一片,无法窥其边际,又如一座高山,仰而弥高,不可攀其顶峰。自问世以来,各种书评铺天盖地,门派林立。各家角度不同,所以难免有盲人摸象、持蠡测海之嫌。想真正走进其中,实在不知由何路径,所以只能靠近它,管孔窥豹,略见一斑而已。现谨从自己作为语文教师的角度,来谈谈阅读《红楼梦》对初中学生写作的启发。

初中学生因为自身的知识层面,理解水平以及对人生的认识等局限,写作的要求并不是很高。《中学语文教学大纲》规定初中生能写记叙文、简单的说明文、简单的议论文和一般的应用文,能够根据写作需要,确定表达的内容和中心,做到感情真实,内容具体,中心明确,语言通顺,注意简洁得体等即可。个人觉得,初中生作文关键在于立意。立什么意?或是反映自我精神世界,或是反映人间真情,或是反映社会人生……而其中,我觉得最重要的在于写作应该重在表现对人性、人生以及生命的感悟。因为文学本就是人学,真正流传千古的文学作品无不是表现真实而又深刻的人生和人性,这也是洋洋洒洒百万之巨的红楼一书数百年来长盛不衰的原因。限于篇幅原因,以下只从人性的角度,简单肤浅地谈点个人悟读红楼,体验写作的管见。

人性有美好的一面

人性是一个永恒的话题。关于人性善恶的辩论自古至今喋喋不止,仅儒家就有孟子的性善和荀子的性恶之别,更不用提其它学派甚或是中外的差异。但抛开抽象的概念之争,真正返本求源,审视人性,就会发现人性中有一些美好的东西,即使跨越今古,纵览中外也总能发现内中的共性元素。这也是人之为人而别于禽兽的关键。

阅读红楼一书,我们就不能不提主要人物贾宝玉。在他父亲眼里,他是祸胎孽障,在外人眼中,他是个怪人。红楼梦第35回通过两个老婆子的眼中,活化出贾宝玉的形象——“时常没人在跟前,就自哭自笑的;看见燕子,就和燕子说话;河里看见了鱼,就和鱼说话;见了星星月亮,不是长吁短叹,就是咕咕哝哝的。且连一点刚性也没有,连那些毛丫头的气都受了。爱惜东西,连个线头儿都是好的;糟蹋起来,那怕值千值万的都不管了。”

贾宝玉骨子里有一种强烈的生命意识,平等意识。在他眼中万物平等,都是有生命的,而生命都值得尊重,所以他能和燕子、鱼、星星、月亮等对话。贾宝玉作为贾府里的贵族公子,家族的希望,未来的继承者,既承载着家族的厚望,更是养尊处优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但他从来都是以平常心看待自己,第7回中见到同为少年的秦钟,竟然起了呆意,乃自思道:“天下竟有这等人物!如今看来,我竟成了泥猪癞狗了。”在第15回贾府一干人去馒头庵时,临时停驻在一个民妇家中,在对纺车感到好奇并上前拨弄时,挨了那个十七八岁农村丫头二丫头的训斥,但他却毫无架子,一点不生气,反而处处陪着小心。

面对温文尔雅的北静王,他能与之侃侃而谈。在父亲的威逼下,他能写出那首感人的《姽婳词》。既能与冯紫英等贵族公子吟诗作画,也能和薛蟠这样品格卑劣的公子哥平等交往。即使弟弟贾环想烫瞎他的眼睛,他也丝毫没有怨艾之意,反而对贾母说是自己不小心,对赵姨娘、贾环依旧像过去那样平等相待,更无报复之意。

贾宝玉对地位明显比自己低的人,也是以诚相待,尊重对方。比如第31回,面对丫鬟晴雯的冷嘲热讽,贾宝玉曲意逢迎,以至于让对方撕毁扇子出气。第41回,刘姥姥在栊翠庵吃茶,妙玉嫌脏要将刘姥姥用过的茶具扔掉,而贾宝玉却非常用心,劝说妙玉将茶具送给刘姥姥,以便让其卖掉度日。

妙玉作为出家人,却拥有分别相,所谓“云空未必空”,而贾宝玉作为一个贵族公子,心境却达到了佛教上的上乘境界,难怪王国维对他评价很高,说他是个未成形的基督,也就是说他具有非同一般的慈悲心。宋代的苏轼曾经对弟弟子由说,吾上可陪玉皇大帝,下可陪卑田院乞儿,眼前见无一不好人。这种心胸,正好可以注解贾宝玉。用佛教《金刚经》的理论说,即是无复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、无分别相。换句通俗的话说,即万物都是平等的,应该用同样的眼光来看待事物,而不能用不一样的眼光来看待不同的事物。

在红楼一书中,贾宝玉最亮丽的性格无疑是对少女的态度,他完全将自己退居其次,而心甘情愿让女性占据主导。在大观园每一次诗赛中,他作为参赛者,都名落孙山,而作为一个裁判者,他公正之至,对林黛玉、薛宝钗等人的诗作钦佩之极,乐居人后。他认为“天地间灵淑之气只钟于女子,男儿们不过是些渣滓浊物而已”。甚至说:“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男人是泥做的骨肉,我见了女儿便清爽,见了男子便觉得浊臭逼人。”这种看法似乎有些怪诞,但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,这种观念的确是振聋发聩的。贾宝玉无疑是最具慧眼,最能发现女性之美,人性之美的。他欣赏未出阁的少女无与伦比的美。在他眼中,女子不出嫁是无价之宝,一旦出嫁,就落入了污淖之中,成了死鱼死珠。渴望少女不出嫁,就是他永远的红楼梦。将女性摆到这样的高度,在以前的文学作品中是前所未有的。

看过《水浒》的人都清楚,施耐庵似乎对女性有偏见,他笔下的女性或者是潘金莲、潘巧云之类的淫妇,最后被人开膛破腹,死得很惨;或是扈三娘之类的毫无头脑,任人摆布的木偶,毫无思想;或是孙二娘之类的凶神恶煞的母夜叉,无一点女性温柔。《水浒》中的女性缺少美感,缺少人情味。在《三国演义》中,女性完全是男子的附庸,毫无独立性可言。而红楼一书则全是充满光彩的女性,比如林黛玉,具有绝世的姿容,袅娜风流的外形之美,首次出场,作者这样描绘: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,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。 态生两靥之愁,娇袭一身之病。泪光点点,娇喘微微。闲静似娇花照水,行动如弱柳扶风。心较比干多一窍,病如西子胜三分。你很难找到恰当的形容词来描绘林黛玉。她学识渊博,才学横溢,是大观园里的第一诗人。在前80回的描写中,曹雪芹从未对林黛玉的容貌与衣着进行直接描写,主要是为了表现林黛玉的内慧外秀、冰雪聪明,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空灵仙子模样,而续写的后40回却多次对林黛玉的外貌进行描写,堪称败笔。

再如薛宝钗一出场,作者就描写了她的美貌和品格:葱黄绫棉裙,一色半新不旧,看去不觉奢华。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翠,脸若银盆,眼如水杏。罕言寡语,人谓藏愚,安分随时,自云守拙。在朴实无华的衣着中,作者展示的是宝钗出众的容貌与贤淑的品格。宝钗作为贾府里的女圣人,是儒家思想文化的集大成者,尽管后世对其有这样那样的非议,但却不能掩盖她独特的美。

《红楼梦》在表现人性之美方面为我们做了最好的典范,这给初中学生写作的启示是,写作应该首先展示人性中美的方面,诸如善良、怜悯、宽容、正直、积极、仁爱、乐观、友爱、谦逊、诚信等品质,尽量避免写一些假、大、空的主题。

人性也有其阴暗面

过去很多时期,我们的文学作品中,不乏高大全式的人物,人物脸谱化,好人坏人单看其外表即可辨别,最常见的是一些革命战争电影。最近几十年,潘长江、赵本山等貌不惊人甚至丑陋的明星反倒很火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因为他们这些有着凡人缺陷的人,反而是更接近真实的我们。从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人物,即使有也不过是人造的神偶。《红楼梦》在人性的塑造上,既能体现人性中美好的一面,同时也能揭示人性阴暗的一面,使人物的性格更加栩栩如生,给我们的写作很多启发。

比如书中的王熙凤,可以算是具备法家思想的贾府总经理。她泼辣张扬,口齿便利,惯于见风使舵,巧言令色。对贾母、王夫人等贾府的上层人物,百般奉承,但待下刻薄寡恩。她统管偌大的贾府数百口之众,高高在上,发号施令,显示出作为法家的权术手段。

12回,尽管贾府衰族子弟贾瑞对王熙凤垂涎三尺,言语挑逗,但是罪不至死。王熙凤却心里暗忖道:“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,那里有这样禽兽的人呢。他如果如此,几时叫他死在我的手里,他才知道我的手段!”在后面,王熙凤巧设相思局,直接置贾瑞于死地,可谓是阴险狠毒至极。

馒头庵老尼姑为了央求王熙凤,借贾琏之名,强迫别人退婚;结果导致张家的女儿和原长安守备的儿子,双双自尽,张李两家没趣,人财两空。这里凤姐却坐享了三千两。当其丈夫贾琏在外偷取尤二姨时,得知消息的王熙凤心中充满了怨恨,但她不动声色,趁贾琏外出之际,花言巧语,将尤二姐骗至家中,然后两面三刀,借刀杀人,先是谋害了尤二姐腹中的胎儿,然后逼迫的尤二姐吞金自尽。

她利用管家便利,延迟发放月例,外放高利贷,收受贿赂,满足自己的小金库。王熙凤号称凤辣子,在很多时候表现为心狠手辣。44回当她在过生日期间偶然回家,发现为贾琏望风的小丫头,便喝命平儿:“叫两个二门上的小厮来,拿绳子鞭子,把那眼睛里没主子的小蹄子打烂了!”还要“立刻拿刀子来割你的肉”,“烧了红烙铁来烙嘴”,边说还向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来,向那丫头嘴上乱戳。这时候的王熙凤,真的很凶恶,怕人。

后世研究红学的人把她与曹操相提并论,都是宁教我负天下人,莫叫天下人负我。第15回她公然宣称:“我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,凭什么事,我说行就行!”这种蔑视一切神灵,胆大妄为真是让人毛骨悚然。孔子曾说过,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,狎大人,侮圣人之言。也就是说君子常怀着敬畏的心,小人则怀着傲慢的心。君子敬畏天命、大人、圣人的话语;小人则反之。因为敬畏,我们常怀恭敬之心,因为倨傲,把自己当做世界的中心,藐视一切,妄图征服一切,最终王熙凤是“一从二令三人木,哭向金陵事更哀”,落得个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卿卿性命”的下场。

在王熙凤的身上,我们读到了人性中的阴险、狠毒、贪婪、嫉妒等阴暗面。但也正因为如此,王熙凤才成为红楼一书中不可或缺的人物,而非常奇怪的是在后世的读者中,喜欢王熙凤的大有人在,台湾作家蒋勋在他的《蒋勋说红楼》一书中提到,他的一个朋友在美国教书,让美国人选择更喜欢十二金钗中的哪一个,很多居然选择了王熙凤,可见这一人物形象是怎样的丰满真实,深入人心。

再如贾府中的老爷级的人物贾赦,是荣国府官爵的世袭者。依靠祖荫做了官,却胸无点墨,肆意妄为。第48回,贾赦不知在那个地方看见了几把旧扇子,回家看家里所有收着的这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,立刻叫人各处搜求。结果看上了石呆子的二十把旧扇子,偏那石呆子宁可饿死冻死,一千两银子一把扇子他也不卖。后来贾赦串通贾雨村,诬陷石呆子拖欠官银,逼着他变卖家产赔补,把石呆子打进大牢,将扇子据为己有。儿子贾琏是《红楼梦》中已经够不成器的公子哥了,在旁边也看不过去,略微埋怨了几句,结果贾赦恼羞成怒,不知拿什么将贾琏“混打了一顿,连脸上都打破了两处”。

贾赦为人好色,小老婆一大堆,还不满足。后来还看上了贾母房中的鸳鸯,竟然逼妻子邢夫人去说媒,还威胁鸳鸯和她的哥哥嫂子。最后鸳鸯截发誓死不从,贾母得知消息大发雷霆,方才羞惭罢手,并此后好长时间不敢见贾母面。最终不甘心,他又花了八百两银子,买了一个十七岁女孩子嫣红,才勉强了结这桩事。虽然自己未经科举世袭做官,而弟弟贾政却是科举入仕,但他却一直埋怨母亲贾母偏向弟弟,在75回贾府夜宴中,他讲了一个偏心母亲的笑话影射贾母,惹得贾母十分不快。在贾赦的身上,我们看到了人性中的无耻、龌龊、自私、冷酷。

在写作中,当然首先要弘扬主旋律,赞颂人性中美好的一面,但有的时候,适当的描写人性的另一面,反而给人更真实的效果。就像《西游记》中的八戒一样,贪吃懒惰好色,但是我们却很喜欢他,因为我们能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很多印痕,他真实,所以可爱。

人性具有其复杂性

王阳明在天泉论道时曾说,无无善无恶心之体, 有善有恶意之动。其实人身上善恶往往是同时兼有且相互转化的。不能用朴素的二分法来评判一个人是好人或是坏人。人性是复杂的,正如钻石的棱角,越多越熠熠生辉。易中天教授曾说过,传统上品评人物的一个误区,就是一说到某个人物,这个人是君子,那个人是小人,完全把人物程式化。其实每个人物都很复杂,尤其是大人物。罗曼·罗兰在《约翰·克里斯朵夫》写道:“英雄并非就没有卑劣的情操,只不过他们没有被卑劣的情操所俘虏罢了。”不仅是历史人物、大人物,即使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他们的身上都有极其复杂的性格,并且这些性格在某些特定情况下会发生变化。

《红楼梦》中有许多这样的例子,比如王熙凤虽然对上逢迎讨好,对下苛刻严酷,但她却能够不嫌贫苦。刘姥姥几次进大观园,王熙凤都能放下身价,好生款待。第一次因为王熙凤首次认识刘姥姥,出手一般。第二次刘姥姥进大观园可谓是满载而归,从此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。一念之善可感天地,王熙凤虽然为人刻薄,但是在这件事情上,大积阴鸷,为自己的女儿留下了一条退路。王熙凤唯一的女儿巧姐一生可谓是命运蹇迫,这从第五回的人物判词上可以看出:从第势败休云贵,家亡莫论亲。偶因济刘氏,巧得遇恩人。在小说最后,巧姐应该是被狠舅奸兄卖入青楼,在危难之际遇到了刘姥姥,刘姥姥为了报答王熙凤和贾府对她的几次资助,破家筹金,赎出了巧姐。在巧姐家破人亡无处可去之时,刘姥姥将她收留,有可能嫁给了她的外孙板儿。老版《红楼梦》电视剧在这方面应该是基本遵循了曹雪芹的创作思路。王熙凤的这种助老济贫使她的性格更为光彩照人,从而证明了人性的复杂性,不是简单的用二分法或者从阶级的层面机械地评判人物个性的。

再如四大家族中的薛家薛蟠,人送外号“呆霸王”。他本是书香继世之家,但从小丧父,母亲异常溺爱,于是吃喝玩乐,斗鸡走狗,不学无术。靠着祖上的封荫。做着皇商的买卖。薛蟠仗着是皇亲国戚,第四回见到了被人贩子拐卖的香菱,竟然无法无天,打死乡绅之子冯渊。事后竟无事人一样扬长而去,简直置国法于不顾,视人命如草芥。后面还有薛蟠做下的一系列荒唐不法事。但就是这么一个混蛋,对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却也是关心备至。在34回薛蟠无意当中惹哭了妹妹宝钗,但到了第35回中,听到妹妹的哭声,薛蟠主动跑过来,向妹妹大赔不是,并发誓赌咒,要痛改前非,还让香菱给妹妹倒茶,要给妹妹做新衣服,炸金项圈。在这一段故事中,我们看到了一个充满柔情的儿子、哥哥的形象。第13回当秦可卿去世之后,贾珍苦于找不到好的木料,薛蟠听到之后,主动拿出自己店里的一副板子,价值不菲,但他却白送给当时并不是很熟悉的贾珍,从中可见薛蟠豪爽的一面。

即使如红楼中最让人厌恶的赵姨娘,在她身上依然有许多美好的地方。老版《红楼梦》电视剧中,探春远嫁他邦,和赵姨娘执手相看泪眼,在那一瞬间,这种来自血缘的母女天性焕发出动人的光彩,让人不觉对赵姨娘这个近乎邪恶的女人产生怜悯之心。

在写作上如何表现人性的复杂面,从而避免人物形象过于干瘪,塑造有血有肉,真实可感的人物,也是初中学生写作要思考的问题之一。

 

《红楼梦》是一部不朽的著作,它给中国文学乃至中国人带来的深远影响无法用用语言来评价。作为初中学生,如果能够适度地读一点,学以致用,对自己的认识社会,理解写作不无裨益。以上仅从人性的多样性上,并未涉及到人生、生命等更多更深层次的的话题,但力图让学生明确写作首在于立意,如何确立有深度的经得起推敲的主旨,才是学生写作考虑的当务之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